沐晨留学网是一家专门做出国留学、海外移民信息收集的网站!

我要读: 初中 高中 本科 硕士 博士 我要去: 澳大利亚 新西兰 西班牙 俄罗斯 其他国家 我要找: 留学院校 网站标签

当前位置: 沐晨留学网 > 留学新闻 >

东方教育和西方教育差别之我见

来源:沐晨留学网 2020-03-06

记得以前在澳洲念高中的时候,选修了一堂美术课,在这堂美术课中,我的美术老师要求我们做一份期末报告,在这份报告中,我们必须要去调查18世纪的艺术绘画风格,并针对那时的艺术绘画风格写出一份自己的评估报告。记得那位美术老师开了一系列的书单, 大约总共有六本书左右,而我们的任务,就是要去当地图书馆,把那六本书借出来,并仔细研读, 最后呈交一份自己的心得报告。接着我就跟着当时的同学,一起到了图书馆,把那六本书借出来,记得在看的那六本书之后,其中有三个作者他们针对当时的艺术绘画风格有着相同的看法,另外三个作者则有着几乎完全不同的意见。这个时候,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下笔,因为老师开给我的书单里面,六本书的作者总共分成两派,有些人持正面的意见,有些人持反对的意见,我完全不知道要以那一派的意见为主轴,因为在去澳洲念高中之前,我都是在中国受教育的,而中国所有的教育方式,任何的问题都一定有一个「标准答案」!我们当学生的任务只是把那个标准答案给记起来,我们不会一直去询问老师这个标准答案是如何形成的,而中国所有的教育制度所采用的「考试方式」,也只是在训练学生记住「标准答案」。学生记住的标准答案越多,他的学期成绩就越高。我们从来没有被训练去思考这个标准答案是如何形成的。

所以当我在澳洲,面对我高中美术老师给我们这个学期报告的时候,我完全不知道要如何着手,因为在老师所给的相关参考书籍里面,我找不到标准答案?我非常的困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下笔,我问了我的高中同学们该如何写这份报告,他们也不是非常的清楚。于是最后,我记得我选定了两本书,作者间彼此的意见不是非常的相同,然后从书里面,挑出了几段作者写的重点,并把它抄进了我的报告,最后选定的其中一个作者的观点,当作我的结论,就这样我把这份报告完成了。

到了报告发表的那一天,我记得那位美术老师要我们一个个地上台去做报告,每一个同学写的内容都不太一样,大家都有不同的观点,有些人是持正面的态度,有些人是持反面的态度,印象中那位美术老师,并不会去否定每个人的报告内容,他只会不断地一直向我们询问,我们是如何得到这份观点。并在得知我们的结论之后,他也不会去讲评这是对或是错,但他会去理解我们是如何得到这份观点的逻辑,帮助我们了解我们自己的逻辑是否正确,但却不会针对我们的结论去决定对错,也就是说这是一份没有「标准答案」的报告,你的研究方向和参考书籍会决定你的「标准答案」,这位美术老师注重的是你的思考逻辑,而不是你的「标准答案」。这对在高中以前都在中国接受「标准答案」教育的我,是一项不小的冲击。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发现,原来学校的老师也没有所谓的「标准答案」,而且他们比较重视的是「如何得到标准答案的过程」。

后来在高中二年级的时候,有一次在上物理课,突然看到有一位同学,自己一个人慢慢地走出学校,并搭上公车离开了。一开始我还不以为意,但最后发现每次上物理课的时候,那位同学都会重复一样的动作,自己搭车离开学校,于是我就向其他同学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跟我说这位同学是物理资优生,同时这位同学也通过了澳洲国家的检定考试,认为他在物理这一项的学识成就已经超越高中生,可以直接进入大学就读。所以,每次我们在上高中物理课程的时候,他就可以自己搭车到澳洲国立大学去旁听大学的物理课程。那个时候的我才发现,原来在澳洲念书,你不需要精通每一个项目,你只需要精通一个科目,接着通过国家检定考试,你就可以进入大学就读,这跟中国的传统高中教育完全不同。中国的传统高中教育,要求你同时学八到十二个科目,并且要在这八到十二个科目同时取得不错的成绩,才有可能进入优秀的大学就读。

出了社会多年之后,慢慢观察才发现,要能在社会上立足的基本条件,是你本身一定要有一项专精的才能或技艺。而且对大部分的人来说,你只需要一项专精,就可以在这十分竞争的社会找到一个立足之地,项目不需要多,只需要「一项专精」就好。

接着进入澳洲的大学就读,考进大学之后,立刻就要填写志愿,我以前在澳洲考大学填志愿的时候,我个人的第一志愿是考古系。我从小就知道我最喜欢的科目是历史,想当然尔,当我十八岁考进大学可以自己决定自己未来想要学习的科目的时候,我立刻毫不犹豫地想要选择考古系来就读,我很兴奋地回家跟我的父亲报告,说我想要选择考古系来就读,他只冷眼的看着我,告诉我说:「你想读考古系可以呀,但是学费要自己出!」我一听完,立刻就跟他抗议,我哪来的钱自己出学费,你这不是摆明了不让我念吗?他也很明白的跟我说,念这个出来你能做什么?我怕你将来会饿死, 所以告诉我必须选择另一个科系就读。当时的我并没有太多反抗的余地,只能乖乖地顺着我父亲的意见,选择了另一个我也不会那么排斥的科系——企业管理系就读。

进入大学以后,碰到不少白人同学,课余闲暇时间聊天,发现他们都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喜好,他们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读些什么样的科系,他们所选的科系都是他们喜欢的,这对当时的我是一个不小的冲击(那时的我比较混吃等死),为什么几乎我所碰到的白人朋友,都对自己的选择非常清楚?后来我发现他们大多数的人都半工半读,家里几乎都不会帮他们付学费,他们必须自己负责自己的大学学费,请问若你必须自己负责自己的大学学费的时候,你会去逼迫自己去选择一个你根本不感兴趣的科系就读吗?还有一点,在澳洲,不爱念书的人是绝对不会进入大学就读的,他们有TAFE(就是所谓的技职体系),一般人在高一和高三的时候都有机会进入TAFE,选择学习一项技能。几单来说,会选择进入大学就读的人,都已经是确定比较喜欢读书的人。

后来在多年以后,我曾经在网路上看到美国大学在征求考古系志工一起去中南美洲考古,我非常的心动,差点就报名了。(这里的志工,是需要自己负责机票和住宿的,中国飞到中南美洲的机票很不便宜,再加上住宿的费用,整体的支出会是一笔非常不小的花费。)最后我仍然没有成行,这是我很大的一个遗憾。不久以后,我在杂志上看到一个消息,他们说明了你若在考古的时候发现了某些特定恐龙的化石,那些特定恐龙化石的市场价格。记得应该是在2005年吧,你若发现一只完整的T-Rex恐龙化石,你知道全世界的博物馆会用多少钱来跟收购吗?一只九百万美金。我看到那价格都傻住了,发现一只你就吃一辈子了,就在这时候,我发现我被我老爸给骗了?谁说考古赚不到钱!

我的宗教老师也曾经跟我讲过另一个例子,他们以前在做考古界的事业的时候,有碰过一个来自政府官方的一位奇人,这位奇人钻研考古界一辈子,他研究最精深的领域就是年代鉴定法。任何一样古物,到了他的手中,他都能够立刻的判别他们的年代,而且丝毫不差。不过,他还拥有另一项不出世且令人咋舌的暗黑技能,你可以做出任何一样高仿的艺术品,然后把这项高仿的艺术品交给他,他可以透过很多不同的方式,如:经过辐射照射或其他能改变碳元素组成方式的方法,让一件高仿的艺术品,立刻转身变成各个朝代的精美古物,而且他能做出你想要的任何年代,你要做出一件三百年前的古物,他就可以做出三百年前;你要做出八百年前的陶瓷品,他就可以做出一个八百年前的陶瓷品。最厉害的是,他几乎能做到年代零误差,同时能够通过全世界各个年代检验所的检查。由于这个人所拥有这一项特殊的暗黑技能,他在被我宗教老师发现的隔年,就被送进了国际人才评鉴处评价,当年立刻被许多国际重要机构竞标,我宗教老师给他金主的建议竞标价格是年薪一千六百万,但他们还是竞标失败,只因为竞标对手对这位人才说了一句话~no matter what other pay,I will pay double!(不管其他人付多少,我都出双倍价格!)据说这位奇人当年的结标价是四千万!(这还是十年前的价格,现在都不知道是多少了?)这一个奇特人才,他花了一辈子将近三十年的时间,累积了将近五万小时左右的专业技能经验,全部钻研在年代鉴定法上面,在我老师发现他的当年年薪,年薪只有仅仅的八十万,但在隔年,他被这个世界发现了他的潜在价值,立刻就变成年薪四千万。这一年所赚的钱,超过了他一辈子所赚的钱的加总。而且他研究的还是最冷门科系—考古系里面最不受欢迎的~年代鉴定法。

一直以来,在我的课堂上,都不断地对小朋友和青少年讲到,千万不要让你的父母亲决定你的未来,因为他们所做的决定,很有可能根本不是你所喜欢的;同时我也不断地告诉父母亲们,千万不要自以为是的为自己的小孩决定着你所认为他们应当有的美好未来,因为你很有可能帮他们选择走上错误的道路。

自己的未来一定要自己来做决定,请千万一定要选择你所喜欢的项目当作终身的职业!请千万不要以安全稳定为考量!

你若永远只选择最安全的道路,你的人生或许会没有什么危险,但却无聊至极。你若选择了自己所喜欢的项目来当作终身的职业,根据一万小时法则,你花的时间越多,你将会有愈大的机会,成为该领域的专家。等你的时间花到三万、五万小时或什至更多的时候,你将会很有可能成为该领域国际上的超级顶尖高手,这时候金钱、财富、名声都会自动往你身上靠拢。

综合以上所提到的,在我的经验中,我发现了西方教育所带给我的启发

1.没有「标准答案」,重点在于「如何得到你自己的标准答案的过程」。

2.「一项专精」即可。

3.「追随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