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南亚各国新冠的发病率如此低?

作者:孙宇晨 来源:www.5idf.cn 2020-07-06   阅读:


南亚有19.4亿人口,几乎是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该地区有8个国家——阿富汗,印度,巴基斯坦,不丹,马尔代夫,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和尼泊尔——贫困,人口稠密且在地理上靠近东亚。原本人们预计COVID-19将为该地区带来可怕灾难。但是,截至6月22日,南亚仅报告了765082例确诊病例和19431例死亡,仅占全球感染率的8.5%和世界死亡人数的4.1%,尽管一些南亚国家的发病率还在急剧上升。

人们想要知道南亚较低病毒感染率的原因:热带气候?一种名为卡介苗的结核病疫苗(BCG)提供了保护?长时间暴露于疟疾以及变异出了毒性较弱的印度大陆次生病毒?全球卫生和传染病专家、研究人员和流行病学家,所有这些人都警告说,没有足够的科学证据来支持上述主张。

法国艾滋病毒和传染病转化研究实验室和地理空间信息公司Geomatys的传染病和流行病学研究顾问、杰西·阿贝特(Jessie Abbate)表示:“目前尚无数据表明南亚人群具有更好的免疫力,没有理由相信在人群高密度的情况下,炎热潮湿的天气会有丝毫益处。没有证据表明存在弱化毒性的菌株,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BCG疫苗接种与COVID-19易感性之间没有相关性。”

3月24日,阿富汗的卫生部长悲观的预测,在这个饱受战争磨难的国家里,有80%的人口会在5个月内感染COVID-19,最终有超2500万的病例,可能造成110000人死亡。这还是乐观的估计,仅仅采用了0.4%的死亡率,大大低于在纽约市的1.4%的死亡率。但是,截至6月22日,仅报告了29143例确诊和598例死亡。

专家们说,当前数字并不能反映真实情况。尼古拉斯·毕晓普(Nicholas Bishop)是联合国国际移民组织(IOM)驻喀布尔的应急专员,他说,根据检测数据的估算,阿富汗的COVID-19真实病例应以百万计,“在所有34个省中,都要纳入考量。”测试率低,医疗基础设施不足和暴力冲突等因素掩盖了疫情的严重程度。

专家称,由于流行病学数据不足,南亚似乎成了全球疫情中的反常区域。

假说

最流行的解释可能是该地区温暖潮湿的气候。例如,4月,特朗普政府宣布了一项新研究的结果,称新型冠状病毒会随着日光、热量和湿度的增加而失去活力。但是,专家认为,这是没有一厢情愿的关联。世界卫生组织还警告说,高温不能预防COVID-19疾病。

另一个假设涉及BCG疫苗,一种针对结核病的疫苗;已有百年历史,据说可以击破新型冠状病毒的“防弹衣”和“改变游戏规则”。在南亚国家,这种疫苗已被广泛使用了数十年。

在四月份的证据审查中,世卫组织审查了3项仍在进行同行审议的研究,其中作者观察到,常规使用卡介苗的国家中COVID-19的发病率较低。但世卫组织得出结论,“这种生态学研究容易引起许多混杂因素的严重偏见”,包括国家人口统计学差异,COVID-19感染的检测率以及各个国家所处的疫情流行阶段。

世卫组织马尔代夫代表Arvind Mathur指出,这项科学审查及其结论表明,没有证据表明该疫苗在疫情中提供了保护作用。他说:“目前,在没有任何此类证据的情况下,世卫组织不建议接种BCG疫苗预防COVID-19。”

哥伦比亚大学流行病学和医学教授,ICAP主任Wafaa El-Sadr表示同意。她说:“这只是一个假设,尚未得到证实。”

3月24日,著名的印度国会议员Subramanian Swamy在推特上写道,他听说印度的COVID-19毒株是“毒性较小的变异种”,可以通过“我们身体的自然防御机制抵抗”。其他人提出了类似的断言,随后病毒学家认为所有这些言论都是胡扯。

哥伦比亚数字基因组计划主任劳尔·拉巴丹(Raul Rabadan)说,这种病毒正在发生变异,且确实出现了局部变异。他说:“但是,关键的问题是这些差异中是否具有功能性,或者仅仅是病毒携带的一种无关突变。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突变与传播力或致死性相关。”

拉巴丹还驳斥了这样一种主张,即南亚病例相对较少的原因可以归因于其很大一部分人口接触了抗疟疾药物,特别是羟氯喹药物。特朗普总统在4月初与冠状病毒的斗争中宣称该药是“改变游戏规则的物资”,但在6月15日,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撤销了其紧急使用许可。根据对住院患者进行的大规模随机临床试验的结果,FDA表示,抗疟药“对降低死亡或加快康复的可能性没有任何提升”。

更合理的解释

帕特尔(Patel)在《柳叶刀》(The Lancet)上与人合著的最新论文显示,截至5月初,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占所有报告中的COVID-19死亡人口的90%以上。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人口统计数据表明,年龄是该疾病的最大危险因素之一。在美国,65岁及以上的患者占新型冠状病毒死亡的80%。同时,印度次大陆人口相对年轻,平均年龄为27.6岁。专家们说,这是对南亚COVID-19感染和死亡人数相对较低的更合理。

但是,南亚各当局并不能掉以轻心。截至6月22日,全世界报告了超过900万例COVID-19感染,无论寒冷、高温、潮湿或其他什么天气状况,已有200多个国家/地区的469000多人死亡。“我可以自信地说,任何年龄,任何基因组成,种族,宗教或种族的人都可以感染这种病毒。明白这一点很重要。”

在大多数南亚国家,病毒传播的加速趋势尤其令人担忧,因为那里的公共卫生支出非常低。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7年孟加拉国在公共卫生上的支出仅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27%,而美国为17.6%,奥地利为10.4%,意大利为8.84%,巴西为9.47%。对于印度次大陆的其他大多数国家来说,这一数字同样令人震惊:巴基斯坦为2.9%,不丹为3.19%,印度为3.53%。马尔代夫和阿富汗的情况更好,分别为9.03%和11.78%。

但是,这些数字还未能反映出日益严重的危机。2018年,整个南亚的人均GDP仅为1900美元左右,相比之下,欧盟的人均GDP为35600美元,美国的人均GDP为62900美元。

专家警告说,由于医疗支出有限,大多数南亚国家的医疗基础设施正在崩溃。孟加拉国,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和阿富汗每千人甚至没有一张病床,而在马尔代夫,每千人只有4.3张病床,斯里兰卡每千人有3.6张病床,不丹每千人有1.7张病床。现有医生的数量更甚: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每千人有一名医生,马尔代夫有四名医生。其余五个国家每千人中甚至没有一个医师。

随着南亚国家放宽封锁限制,许多国家COVID-19感染人数的急剧增加。

专家警告说,南亚可能会沿着与其他国家类似的轨迹发展。亚伯拉罕说,南亚病毒传播的速度可能有所滞后,但是在三到四年内,“我们会发现疫情数据在全球范围内呈现完美的一致性。”

卡纳尔说:“随着COVID-19感染和死亡人数的增加,南亚应将重点放在卫生系统的准备上,以预防,控制和管理COVID感染,因为这种疾病对各国的社会经济将是致命的。”

为此,专家说,还需要更好的流行病学数据,“我们不仅需要霍乱时期的爱情,还需要数据。”

分享给小伙伴们: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孙宇晨博客 > 新闻 > 《为何南亚各国新冠的发病率如此低?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栏目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