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杀事件:鸟类的隐形杀手

作者:孙宇晨 来源:www.5idf.cn 2020-03-25   阅读:

全球各地的大城市当中,因建筑的玻璃与镜子等设计,经常会发生鸟类飞行时错认这些是可飞行的路径,导致撞上而造成伤亡的「窗杀」事件。窗杀可归纳为日间撞击与夜间撞击,两者成因不同。

窗杀事件层出不穷,我们也该正视此问题,并研拟出相关的预防措施。

世界各国的窗杀事件

有一种人为的无心伤害,造成每年上亿只野鸟死亡。

这种因撞击玻璃或建物而导致的伤害称为窗杀 (bird-building collisions或bird-window collisions)。世界各地每年都有多起窗杀案例,举例来说,美国约有3亿6500万~ 9亿8800万起案例、加拿大约1600 ~ 4200万起及南韩每年约800多万只野鸟死亡。

虽然北美对野鸟窗杀议题已研究30 多年,但在却很少被提及与讨论,相关的研究甚至付之阙如。

回归到窗杀的发生原因,为何鸟类特别容易撞玻璃呢?

  • 首先,鸟类(或大部分的动物)无法将玻璃辨识为隔离物或障碍物;
  • 第二,鸟类虽具有翅膀可飞翔并来去自如,但也容易误判如高楼的玻璃反射影像而撞上。

北美研究窗杀议题多年,美国明尼苏达奥州杜邦学会(Audubon Minnesota) 于2010 年5 月出版的《鸟类安全之建筑指南》(Bird-Safe Building Guidelines),大致将窗杀归纳为日间撞击与夜间撞击。

日间撞击原因有二:

  • 一为玻璃具有穿透性,因此玻璃帷幕或隔音墙等建物,若是位于鸟类可能穿越的路径上,便会导致窗杀;
  • 二为玻璃的镜像反射效应,即使透明的玻璃也可能会产生镜像的效果,更遑论贴有隔热纸或特别设计为单向透视的镜面玻璃。

甚至一些半户外环境,如公厕或游泳池等设立的镜子,镜像效果导致鸟类无法分辨影像真伪,以为反射的远景或山林影像可以飞过,因此一头撞上,呜呼哀哉。

夜间撞击的原因则为灯塔效应 (beacon effect),当夜间空气湿度较高,或有雾气或雾霾时,建筑物的灯光会吸引迁徙中的鸟类,导致鸟类迷航而误撞建物。

明尼苏达的窗杀案例

笔者曾于2013~2015 年间服务于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猛禽中心(The Raptor Center, University of Minnesota),当时听闻明尼亚波利斯(Minneapolis) 市中心将兴建美国合众银行体育场(US Bank Stadium),并计画采用大面积的玻璃作为建筑设计。

笔者在当地工作期间曾数次路过该体育馆改建前的休伯特‧汉弗莱体育场(Hubert H. Humphrey Metrodome),由于当时对窗杀涉入不深,是无意间与一名猛禽中心的志工聊天而讨论到此事,他表示很担心这栋建筑未来对于当地鸟类的冲击。

而在笔者先前担任野生动物兽医师的职涯中,不时会接获窗杀案例,但由于占伤病原因的比例并不高,所以过去笔者认为这只是不常见的偶发伤害。直到回国后,于2017年起在猛禽研究会(以下简称猛禽会)进行猛禽救伤,发现为数不少的猛禽因撞窗而瘫痪,才逐渐意识到窗杀对于野鸟的冲击。

后来明尼亚波利斯的新体育场于2016 年落成,当地的研究人员搜集并分析2017 ~ 2018 年间的野鸟撞玻璃案例,他们除了合众银行体育场外,还监测当地其它20 栋具窗杀风险的建筑。

调查期间共搜集1000 多起的鸟类窗击案例,发现合众银行体育场窗击事件占所有21 栋建筑的第二高位(225 ~ 229 件),其中包括42 种鸟类(该研究调查到的窗杀鸟种共75 种)。

报告中指出窗杀会因季节不同而有所变化,秋季明显高于春、夏二季(冬季因当地过去研究窗杀机率低,故此研究未将其纳入),秋过境期的窗杀比率为春过境期四倍,而候鸟遭窗杀的数量则较高,前五名物种皆是候鸟,分别为白喉带鵐( Zonotrichia albicollis )、黄喉虫森莺( Leiothlypis ruficapilla )、橙顶灶莺(Seiurus aurocapilla )、黄喉地莺( Geothlypis trichas )与灰绿丛森莺(Leiothlypis peregrina ),占此研究窗杀比例近50%。

我们也该正视鸟类窗杀事件!

北美许多地区都有类似的研究报告与长期监测活动,但我们对窗杀的系统性研究目前仍未开启,顶多只有一些零星的撞玻璃伤亡鸟类的花边新闻报导。

笔者于去(2019)年起设立脸书社群「野鸟撞玻璃回报」,希望藉由网友的力量搜集国内关于野鸟窗杀资料。另外,猛禽会也于去年获得联华电子主办的「绿奖」青睐,计画今(2020)年于北部地区执行野鸟窗杀调查与友善鸟类玻璃教育推广,希望引起社会大众、企业与政府对于野鸟窗杀的重视。

该如何避免窗杀?

看到这里,或许读者会急着想知道到底如何防止野鸟窗杀。其实江湖一点诀,说破不值钱,原理就在于想办法让鸟能「看到」或「看懂」眼前的玻璃(无论窗户、镜子或隔音墙等)是无法通过的阻隔物。

因此,凡是改善玻璃材质,如雾面、雕花或蚀刻图案等;玻璃上装饰,如贴或画上密集图案或大面积图案等;与玻璃外布置,如挂上许多垂坠物、植生墙、围栏和隐形铁窗等,都有防治效果。

但依笔者经验,最常见的错误防治法就是在面积不小的玻璃上只贴一张猛禽贴纸或鹰眼贴纸,认为鹰的形象可以吓阻鸟儿不接近,但最后却发现效果不彰。

大面积玻璃只贴一张猛禽贴纸并无法达到防止鸟类撞击效果,图为一只翠翼鸠在贴有猛禽贴纸的旁侧玻璃窗杀死亡。图/姚正得

其实,这就如同在农田设立稻草人,鸟类会判断环境中的威胁者,当它发现贴在玻璃的飞鹰不会动,会判定没有威胁,自然不当一回事,反而想从没贴贴纸的玻璃处飞去而导致窗杀。

因此美国奥杜邦学会曾做过研究,想知道到底要布置多密,野鸟才不会飞撞玻璃。实验结果显示,宽5 公分× 长10 公分(约2 英寸× 4 英寸)的布置间隔可以防止90% 以上的窗杀,或许读者们可以参考,做为野鸟窗击风险玻璃的改善准则。

分享给小伙伴们: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孙宇晨博客 > 生活 > 《窗杀事件:鸟类的隐形杀手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