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大城市的人走路真的比较快吗?为什么?

作者:孙宇晨 来源:www.5idf.cn 2020-03-25   阅读:

每个城市的步调都不太一样

一般来说,一个城市越大、越富裕,特别是经济成长率越高,居民就走得越快。

1974 年,心理学家博恩斯坦夫妇(Bornstein and Bornstein)测量了欧洲、亚洲以及北美15 个城市行人的步行速度,结果发现日常步调会随着当地人口多寡而不同,独立于特定文化之外。

所以到底为何要走这么快呢?

一般来说,无论哪个国家或哪个文化,较大城市中的行人走得较快。以这些基本观察为基础,这些实验后来又重覆做了数次,用来观察城市居民的走路速度是否会因为城市的奖励密度较大(更多餐厅,或火车、公车上更多座位等等),而这些奖励的竞争也较大,导致日常步调加快?

地理学家吉姆.瓦莱斯莱(JimWalmsley)和加里思.路易斯(Gareth Lewis)在1989年提出:「有效率使用时间的需求变得更迫切,生活越来越匆忙」,这都是因为收入以及生活成本增加,导致都会居民的时间价值变得更高。这反映出,对于资源的竞争许多方面细微地改变了我们的行为。我们加快步行速度,无意识地与寻求同样资源的人竞争。

我们加快步伐,全是为了与他人竞争资源?

博恩斯坦夫妇的论文深受好评,也被广为引用,但这并非事情全貌。

据推测,有些都市因为特有的因素,影响了人们的走路速度。举例来说,像孟买这个人口密度特别高的城市,人们走路速度实际上很慢,纯粹因为要避开与他人相撞的风险。

我们同样可以想像在某些特定地方,人们的步行速度可能很快。举例而言,在某些特别炎热或寒冷的城市中,人们可能为了要避开高温酷热或低温酷寒,而快步行走于汽车以及建筑之间。

影响走路速度的原因不一定只有资源的竞争。

生物学家彼得.沃兹(Peter Wirtz)和葛利格.雷斯(Gregor Ries)认为,博恩斯坦夫妇之所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是因为未将他们研究城市乡镇人们的年龄或性别组成考虑进去。

换句话说,在其他条件都相同的情况下,城市人口往往较年轻,而较年轻族群平均行走速度会比年长者快。同样地,男性平均来说比女性走得快;而城市或较小型乡镇之间的明显差异,可能反应出城市里较年轻、走路较快的男性比小型城镇或乡村里的多。

沃兹和雷斯也做了一系列样本数更大且将性别以及预计年龄列入考虑的研究,结果得出:都会居民的平均行走速度,事实上并不比乡村或城镇居民更快。

但这并不是结论,这个想法持续被研究者测试。

看来加上年龄与性别组成因素还不够!

1999 年,一项史上最大的日常生活步调研究,利用了来自31 个国家最大城市的数据展开调查。该研究检验了人口组成以外会造成日常步调差异的各种因素,以及日常步调对于都会居民的哪些福祉会产生影响。该研究检验了三个可用来预测步调快慢的不同概念。

  • 第一个是经济活力。经济成长率越高,经济就越有活力,而居民日常步调就可能越快。
  • 第二个是平均来说,越热的城市居民往往会是较慢的步行者。
  • 第三个则是,在个人主义文化相对盛行的国家,居民的日常步调会比集体主义国家的步调快。

造成不同城市步调差异的原因会是什么呢?

研究者把焦点放在都柏林、香港以及圣萨尔瓦多等分歧性极大的城市,测量了这几个城市中居民的行走速度(在两个市中心区域间行走60 英呎要花多少时间)、寄信速度(你多快能走到邮局去买邮票)以及时钟准确度。

他们也从气候、经济指标、个人主义量表、人群大小、冠状动脉疾病、抽烟比例以及个别健康等其他公开数据搜集资讯。整合这些资讯后,他们算出整体性的日常步调指数。

根据这项研究,瑞士的日常步调最快,爱尔兰紧追在后(那时正处在为期十多年的大规模经济成长中期),然后是德国以及日本(义大利、英格兰、瑞典、奥地利、荷兰以及香港依序占前十席),墨西哥敬陪末座。

以更大的全球规模来看,日本以及非前苏联区的西欧国家日常步调最快,爱尔兰则是个人行走速度最快的国家。瑞士则符合他们给人的刻板印象,在时钟准确度上排名第一。

这些研究无法完全解决的一个议题是人口总数以及人口密度如何影响行走速度。

伦敦的牛津圆环在尖峰时刻交通异常繁忙,极难穿越。然而再过几条街口,人们就能相对轻松地移动。开发新时代的智慧型手机计步器及健康应用程式,应该有助于解决这个问题——找出走路速度可以达到最大的最佳人群密度,只要超过这个密度,走路速度就会降低。

那么就让我们先接受城市中的日常步调确实比较快,这情况与人口分布关系较少,与经济活力以及人口密度较相关。

转换到不同情境中,步调也会有所改变吗?

那么我们做为个人,当我们从一个情境(比如安静的乡镇)转换到另一个情境(比如繁忙的城市)时,我们会改变我们的走路速度吗?

研究者认为,这取决于城市中既存的经济奖励。

假设我们接受大脑会计算「付出与回馈」的观点(这并非没有道理),就代表大脑会试图在努力以及回报之间达到平衡,即以最少努力达到最大的回报。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大脑是如何计算有多少回报,以及付出多少努力才有成果的问题呢?

试想一下街边那家不能事先预约的热门新餐厅,为了去那里,你会走得更快,还因为与其他想得到同样奖励(可能是最好的桌位或是仅剩的桌位)的人竞争,再走得快一点。如果你有两个选择,你可能会选择更具奖励性的选择,或那个需要最少努力的选择。

我们在城市里似乎会走得更快一点,这可能是因为城市里有许多资源与奖励,但我们也在与其他人竞争这些奖励。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会有不同类型的努力,无论是寻找什么,或是走向某件事。然而,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努力,为了达成某个目标所花的能量总会在达到某个最大值之后降下来。

神经科学家瑞查.沙德梅尔(Reza Shadmehr)要我们想像自己站在机场的入境大厅寻觅着某个旅客的脸。当你看到一张又一张脸孔时,你看到了你在等的那个人。现在问问你自己,那人的身分为何会让你走快点去迎接他呢?他是你的同事,还是你的孩子?

当然是与孩子相见的内在奖励较大啰~

答案很明显。与你孩子相见的内在奖励特别大,而这个内在奖励直接调整了你的走路速度,你会想更快接到你的孩子。有更大奖励时,我们会走得快些。努力以及对于奖励的期待如此加成在一起。

现在,我们对我们的步行速度为何在不同城市中有所不同有了基本理解。可能的情况是,城市中的丰富资源让人们愿意付出努力去得到它们;与此同时,这些奖励的竞争也增加了——我们不只要快速走到那间很棒的新餐厅,还要比其他人更快到。

因此,控制努力的大脑系统与预估可能奖励的大脑系统之间存在着紧密连结。努力越多,预期从这个努力中获得的奖励也会越多。若一个事物带来的回报较少,我们走向它的速度就会较慢,反之亦然。

这就是我们在城市中的现况:我们走得快,才能得到火车上的座位或是餐厅的用餐保留时间,因为我们在与其他人竞争城市提供的奖励。

分享给小伙伴们: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相关文章
  • 窗杀事件:鸟类的隐形杀手

    窗杀事件:鸟类的隐形杀手